廖润之

编辑:暴发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23 05:37:58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廖耀沛,字润之。晚处自号蜗庐老人,有些人背后称之为廖怪。生于1878年。家住四川金堂赵镇附近的龙威乡扇子湾。本系书香世家,耳濡目染,所提不少;本人聪敏勤学;少时就读于本乡龙威书院(同治三年创办,在蟋龙寺),又得该院杨芬、陈昌运(字启奎,光绪二十年举人)、邓伯庐、黄慎先诸先生教诲。故博学多才,工诗、书、画。清末曾游楚,以祖国壮丽河山陶冶性灵。返川后,先后担任小学教员主办图书馆,筹办剧院,开书画苏裱铺。晚年主讲私塾,业余行医。于1935年逝世,一生生活于清末和民国四川军阀割据的防区制时代。
中文名
廖润之
出生日期
1878年
润之
蜗庐老人

廖润之人物故事

编辑
(一)工诗、书、一的廖老师
润之书法,学习苏、黄,秀逸挺拔,力透纸背。与赵镇著名书法家李尔果齐名,而诗、文、对联则过之。李每有撰作,常向之求正。李尝亲刻一黄杨木章以赠,文曰“蜗庐”,边款刻“润之二哥字样,足见期尊重、亲切之情。现任绵竹县政协副主席的著名书法家张昌文,曾得其精心传授,自云受益匪浅。
润之擅长画山水,重意境,虚实得宜,多大写泼墨。又爱画兰,法郑板桥,寥寥数笔,似临风摇曳。亦工画梅、石。他将画石、梅、兰法用六字概括以授门人,曰:“背石”(画石见背)、倒梅(梅桩倒斜)、作兰(兰蔸宜束);谐寓背明、倒霉、作难(方音,作束同意)。诙谐、通俗易记,亦暗寓旧社会正直文人多受困窘之意。余斗南、罗叔昆曾从其学画,各有成就。
润之作诗、文、对联,不仅思路敏捷,能当筵疾书;且具功力,见巧思。其<贞女行>中句:“义士酬知已,白虹贯日悲风起。忠臣报圣明,汉家功狗年年烹。”《三江镇门石刻对联》:“爽气挹西山,好看霁雪晴岚,极千里登临之概;要冲当北道,试问名缰利锁,有几人摆脱而来?”皆气势雄浑寓意深。《吊周烈女诗》:“不言复不笑,悄悄对花荫。花落日当暮,闺中晚气森。灯昏人静后,肠断泪无音。去我头上钗,碎我绣罗巾。裂我遣嫁裳,焚我闺阁吟。……遗镯开户出,星月照江浔。再拜投水国,尸恋捣衣砧。”叙一个女子投河自杀,情景如画。令人读后想到类似吴芳吉在<婉容词>中写婉容投江的前半段。《贞妇行》中句:“一夕春雨湿梨花,几回欲赴青山约。”“更长辗转不成眠,起视灯昏篝为残。”“孤灯黯黯挑残夜,春茧抽丝无闲暇。”《栖贤乡长梁新桥落成联》:“夜静篙穿波底月,秋深桥卧水中云”。《赵镇蓬莱阁茶园联》:“碗金瓯新事业,松荫竹坞小蓬莱。”皆可称为佳句。《题画》二首:“持竿独坐钓鱼矶,遥望秋山瘦亦奇。八百表年微现骨,一番苍色胜峨眉。”“秋月郎兮秋水清,却为心地本光明。闲来无事临流玩,万里长江作浴盆。”足以说明其磊落心胸。《赠人联》集句:“曾经沧浪难为水,愿作鸳鸯不羡仙。”又:“莫因新妇忘旧妇,但愿后人胜前人。”皆有巧思。

廖润之作品精选

编辑
其《云游小草》、《花俊臣巧绘芙蓉屏词曲》及许多诗、文、字画,今均已失。其部分讽世之作见下。
(二)愤世嫉俗的“廖怪”
廖润之被一些人称为廖怪,他确实也有点怪。怪,是由于他冷眼观世,愤世嫉俗。
“松柏有本性,梅花抱素心。霜雪不可渝,尘埃乌足侵。”他用以评人,实亦夫子自道。
他本有心用世。清末,年三十岁左右,闻金堂籍人邹元牟任湖北道台,罗致同乡人才,遂往就画。及至,与邹志趣不舍,拂袖而归。沿途因路费告罄,卖字画维生。顺道游宜昌、沙市、巫溪、夔府、万县、重庆诸名胜。“宁作丹青一幅卖,不要人间造孽钱。”如此个性,已使某些人感到他有些怪了。
他极不满军阀割据,残酷剥削、压榨人民。1923年在赵镇高等小学校教书,当年双十节,他在给学生文艺会演出创作的双簧词中写道:“金风乍拂,户户红灯。节逢双十,民国产生。年年庆祝,十有二春。共和幌子,笼络人心。三民主义,说得好听。五权宪法,迄未实行。防区割据,祸国殃民。弄得来,家无鼠粮,鸡犬不惊;野有饿殍,民不聊生;路不拾遗,草鞋筋筋;秋毫不犯,除非净人。今天人从欢喜,我就有点伤心。”矛头所指,无所顾忌。他开过一个苏裱铺,初名“如是观”,后改“观如是”。并用纸写四句加以说明:“去年如是观,今年观如是。年年夏年年,也不过如是。”讽刺当时的政府,年年说得好听,年年尽干坏事,毫无改进。他还用反讽手法为“如是观”铺子写了幅对联,上联:“十雨五凤,如是年华将旧过。”五风十雨,习惯说法是指风调雨顺好年成;“将旧过”谐“将就过的”音,此处是说不是风就是雨,社会政治混乱,兵灾、水旱灾频仍,民不聊天,年年如如此,故曰将旧过。下联“千红万紫,这般世界可以观。”千红万紫,本指百花盛开,此处却是指的五花八门的军阀、贪官、污吏、土豪、劣绅、恶霸、土匪粉墨登场,干的坏事,千奇百怪,花样翻新,很值得研究,故曰可以观。联中巧用谐音、成语,可见其技巧。刘湘割据四川称雄,纵横捭阖取胜,他曾有诗句讽之曰:“莫笑西南不倒翁。”对操生杀予夺之权的当权者敢如此尖锐讽刺,难怪被称之为廖怪。
他恨那些败坏了的社会风气。为赵镇城隍庙戏台撰写对联,上联云:“你看那些人,才出头便装模做样。”既活画了旧戏演员出马门的情况;用“出头”而不用“出场”,又活画了某些暴发户,一旦升了官发了财,便耀武扬威、装模做样的世俗小人的嘴脸。下联写道:“我爱这场戏,到终局是教愚化贤。”怙恶不悛者受惩,能改者受教化而翻然改弦更张。他为那个戏台写的第二幅对联上联是:“蜃气无真嘘,果能结构凭空,柴市民居然如海市。”戏文故事情节,多属虚构;城隍庙戏台当面正是赵镇的柴市坝。联文切合舞台现场。另一方面,又揭露了当时的社会政治现实;传说蜃嘘气成为海市蜃楼的幻境,本来都是假的;正如一些官僚、军阀、土劣之流,惯会弄虚作假的;但“结构凭空”的任意编造的虚幻的五光十色,居然迷人眼花缭乱,居然也有观众,有人喝彩。下联:“机心休枉费,即使奸猾称最,终场总不似登场。”切合一般戏文中皆以恶人无好下场收场;同时,也表明作者相信社会总要进步,警告阻碍进步的人,尽管可以得意于一时,必将以奸谋败露,受惩报应而终场。他为那个戏台撰书的第三联是:“古往今来,如斯而已;此唱彼和,不亦乐乎?”“如斯而已”,并非指古往今来不过一场戏而已,那是消极的看法;他的意思是说古往今来社会上的污浊,权谋奸诈,勾心斗角,图利害人等都是如此,但也不过如此,终遭覆灭。“此唱彼和”,舞台上川剧有帮腔;社会上同声相应、同气相求,善良的人与善良的人为朋,常相唱和,恶人与恶人相党,弹冠相庆,乐以忘形,各乐其所乐,最终善必战胜恶。三联皆语意双关,或显豁或含蓄,各尽其妙,尤其第一、二联,由作者长期观察世情得为,具有高度概括的艺术典型意义。不仅旧社会有“结构凭空”起家,“一出头便装模做样”的人,现社会又何尝没有?十年动乱期间,尤为突出。那时笔者每经过那戏台前一次,必瞻望徘徊,默诵数遍。后又悄悄记在纸上。惜乎该戏台近年已因“城建”规划之需要被拆毁,廖翁仅遗之镌刻翰墨亦归于乌有。
有蔑视当地豪强之辈:在任赵镇官位高小教员时,曾故意做了一顶高帽子戴在头上通街走,帽子上写着:“官位高小教员一名。”用以讽刺那些处处摆出官、绅、袍哥大爷架子,招摇过市,生怕别人不知道其身份的人。他身材清瘦,年轻时就蓄一口胡子,其形象极为引人注目。他又常借酒骂人,于是廖怪之名益著。佯狂警世,志士仁人不得已之苦心,已岂能为庸俗者所凉。
由于他撰写对联、做诗有名气,来求的人不少。坦率真诚者,虽不识字的亦付与。而对附庸风雅的士劣,则往往饷以闭门羹。赵镇团总、龙头大爷税心田是虎而冠者,要他写对联。他不但不写,反加以讽刺。税派其弟兄伙打了他一顿,他还是不写。有个名叫严琢成的士劣,为了附庸风雅,写了一首“诗”找他看,自吹某句推敲了三天,某字如何锤炼得当,希图他恭维,代为吹嘘。他接过稿子略加审视后,哂笑说:“你这首诗那么好,怎么我都不晓得,看不出喃。大概是因为我不懂诗。”把那个严琢成搞得下不了台,灰溜溜地走了。这些人不满意地,又鉴于他的声望,不便进一步把他怎么样,只好骂他是个怪物。
他的哥哥廖文川,秀才出身,在当地士绅中很有声望。他不但不去依草附木,反常对之翻白眼。宁愿当穷教员。他不与包括自己的哥哥在内的有势力者往还,却与赵镇一个打更匠交上了朋友。喜趋炎附势者,当然要说他怪。
他自号蜗庐老人,蜗庐,一般指所居狭小,有如蜗壳;而他地寓意则在于;当时社会自上而下恶风陋习甚重,其压抑、禁锢人如蜗壳禁锢蜗牛相似,他是勉力负责而行,尽量挣扎,力求对改造社会能做些事。
(三)热心开创群众教育、文化事业、主张中西兼收的战士
廖润之的愤纪嫉俗,很象成都的名人刘师亮。不过他僻处金堂一隅,他的讽刺性诗文、对联和行动没有《师亮随刊》传得远。但是,他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不停止于揭露和讽刺,而是要积极起而改造这个世俗社会。他冷眼观杨,察知社会痼疾的目的,正在于热心用世,医治这个痼疾。“终场总不似登场”,善恶到头终有报,他愤恨当时的社会,但并未绝望;对中国社会未来的进步是有信心的。社会的进步,他认为有赖于“教愚化贤”的教化工作,故他热心于当地教育、文化事业的开创工作。
他的家世及本人,本是在私塾、书院中读古典经史子集并浸淫于其中的,他却热心于办新式学校以开发民智,拯救社会。废科举、兴学校,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,他积极顺流而进。赵镇于光绪三十三年(1907)创办了一所赵镇区立高等国民小学校,原无固定经费,校址也很差,民国七年(1918)廖文川任校长,主持将学校迁于行台基址(俗称大官厅),商绅募集,私人捐助,并议定由赵镇庙会行帮斗秤、叶烟捐中每年拨款,经呈县立案,初步解决了经费问题。但从斗秤、叶烟捐中每年拨款,每年数字仍不固定。民国十一二年,润之任校长时,斗秤息、叶烟捐统归县经收处,他力争从经收处常年拨数字固定的款项,学校得以稳定办下去。直到解放后五十年代,那里还是四区小。当年润之曾将学校沿革拨定经费情况撰文书碑刻石立于学校礼堂内。他又曾任教于私立廖氏宗诚小学校,晚年在湖广会馆自设廖氏私塾,授古文、书法、绘画、中医学,至老不倦,学生有张昌文、龚伯坤等,他虽有廖怪之名,不过是对官绅豪强和趋火附势之徒倨傲。对平民、对学生却是平易近人的。教书循循善诱,讲课富于风趣,毫不可板。尤善于朗诵诗文,音调铿锵,抑扬顿挫分明,语气神味自出,听之使人忘倦,也因之易于理解。他的学生解放后服务于党、政、教育各界者甚多,至今存者犹对润之老师称道不已。
他目睹不少孤儿流浪街头,生活无着。乃倡导于赵镇湖广会馆办儿童习艺所,收养流浪儿童学编蔑货、打草鞋和草帘子,使其长大后能自谋生活。
他十分关心群众性文化事业,趁驻金堂军阀部队杨秀春师长强行提全县祠庙产之机,他利用自己是湖广会馆会首之一的身份,约集其他会首孙仪臣、刘惠先、刘照藜及会馆主持人熊和尚等商议。提出:“与其被军阀提去会产,不如先由我们将会产办了本地的文化事业。经大家同意后,将该会馆的地皮。三江汇流为沱江之处的凤凰嘴及附近一大片地辟为横渚公园,即今金堂县一级的赵镇公园。此园夹以江流,面对前、左、右远山,右又邻名胜韩滩,可谓得山川自然风景之胜。朱德同志于二十年代和五十年代曾两次游览。润之又于公园门口,就会馆之后侧一角加以改造成湘灵剧院,作为群众文娱场所。又于公园内建广益图书馆,为全县第一个私立图书馆。润之自任第一任图书馆稀薄,长时间住该馆楼上管理。自捐和募集古、近代书多种。对开发赵镇地区民智起了重要作用。笔者六十年代管理金堂县文化馆图书室,查知该室接收广益图书馆的有平装商务版万有文库,线装中华版中华文库,尊经书院版廖季平的廖氏全集,杨升庵全集,遵义黎氏珂罗版古逸丛书,及其他书多种,估计共在两万册以上,其中珍本尤为难得。足见廖氏当年经营之苦心。
廖润之办教育、文化的主张是古今中外兼收并蓄,以有用为目的。广益图书馆开馆之目,他撰写的对联是:“揽毗、湔、雒诸河流同归一派;萃亚、欧、美之文物大启群伦。“足见其恢廊胸襟和旨趣。民国十七年,恰逢双十节与孔子诞辰纪念日同日,他应人之请撰写一联:“鄂渚兴师,武功昭著;尼山圣诞,文教昌明。”表示既应文武并重,还应从孔子至孙中山,凡是好的都应吸取。
廖润之为了群众的教育、文化事业,自己作出了重大牺牲。这表现在两个方面:其一,杨秀春生日,赵镇绅商拟用厚礼祝寿,杨秀春却表示只要廖二老师润之先生亲自撰书的寿序,其他一概不要。这对素来憎恶军阀的廖润之来说,无异一种巨大的侮辱。他反复考虑结果,就个人来说,可以威武不能屈,贫贱不能移;但为兴办公园、剧院、图书馆等群众的文化事业来说,则无宜凭一时意气,宁愿为群众忍辱负重。于是他写了那篇应酬文字。其结果是换来杨秀春允许不提赵镇湖广会馆会产,同意创办图书馆等文化事业,并捐会套万有文库以表示支持。其二,润之以全副精力投入群众教育文化事业,老死为止。对自己的家,不仅不求田向舍,用以培养自己的孩子的时间也太少,故其门弟子有所成就者不少,而子女则不能继承其事业。